大公网

民生网电子版
首页 > 要闻 > 正文

安徽阜阳:借款谜案 借款人称被“黑”打了借条未收到借款

2019-08-02 15:35:23搜狐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安徽阜阳九十年代末就涉足房产开发的地产商王国华,在收到2018年6月29日的法院判决书不久,7月22日病发中风,在当地引发震动,债权人纷纷上门讨债,或到法院起诉,墙倒众人推把王国华逼到破产的边缘,不景气的地产开发环境已经让王国华苦苦挣扎,一份他打了借条却没有收到一分钱借款的官司,被法院判决还要还款五百多万元是压倒这个曾经的地产大亨最后一根稻草。

  王国华并没有逃脱中风后遗症的困扰,以前口齿伶俐的他现在说话吃力吐字不清,但是谈到他的事业和这场官司时却越说吐字越清晰,愤怒之时竟然能紧紧地攥起拳头。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地产开发的他一直有自己对国家政策的见解和经营思路,成功的项目和良好的信用让银行和亲戚朋友在他需要资金的时候都愿意支持他,或许是他的思想过于超前,前几年在农民进城购房置业的黄金时期他却布局农村,时过境迁如今国家大力推进乡村振兴搞特色小镇的时候,他已经陷入困境。他为了重整旗鼓需要资金,通过他的朋友王连芳认识了在阜阳赫赫有名专门从事借贷生意的蔡红和薛飞母子俩,借钱心切的他却一步步进入蔡红和薛飞布下的圈套中,这母子惯用的伎俩就是套路贷,再利用诉讼手段达到他们强取豪夺他的财产的目的。

  蔡红原是阜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职工现在已经退休,此人善于交际和院领导关系紧密,她的爱人薛怀亮专业打牌并常年从事民间借贷(俗称:高利贷),薛飞是蔡红和薛怀亮的儿子。

  1984年出生的薛飞,2004年退伍无业,在其母蔡红的活动下,2005年进入其母亲工作单位阜阳市第三人医院给院长开车,2015年上任阜阳第三人民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其母亲蔡红活动能力可见一斑,众人眼中的“肥肉”该院食堂和送药生意被蔡红承包经营数年屡被举报岿然不动,因为薛飞曾给领导开车和办公室副主任特殊身份也是医院供应商眼中的红人,而拿钱挣钱发财之法更是被薛飞利用的淋漓尽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7年1月12日薛飞因涉嫌高利转贷罪被公安局抓获。

  据了解,薛飞一案,缘于大量三院职工举报至中共阜阳市纪委,纪委转交公安机关侦办的。2012年9月份,薛飞经过与张振才商谈,以张振才经营阜阳康宝橱柜经营部需要资金采购商品为由,用薛飞、张振才的房产进行抵押,从阜阳市颍泉农村商业银行贷款370万元,贷款利息为月息0.88%,期限为1年,张振才为借款人,薛飞为担保人,薛飞与张振才对从银行贷出来的370万元按照各自提供的担保物价值比例进行分配使用,薛飞使用270万元(因薛飞使用房产抵押的房屋评估为540万元,贷款为抵押价值的50%),张振才使用100万元,利息各自承担,每月薛飞会将要付给银行的利息转账给张振才,再由张振才还给银行。每年到应还银行本金时,由薛飞将这270万元打给张振才,再由张振才一起还给银行。然后在以上面的方式将钱贷出,贷出的钱依照上述分配方式继续使用。薛飞利用从银行贷款出来的270万元进行民间放贷,挣取利息差额牟利。现核实,薛飞于2013年9月至2014年9月借给余红星170万元,利息为月息2%(每个月利息为34000元)。2014年9月贷款到期后,薛飞将270万元转给张振才,张振才归还银行。2014年至2015年度、2015年至2016年度张振才与薛飞然后按照同样的方式继续从阜阳颍泉农村商业银行贷款500万元,薛飞继续使用其中的270万元(薛飞未增加抵押物),并把这270万元借给许生使用,利息为月息2%(每个月利息为54000元),薛飞采用这种高利转贷的方式非法获利共计80余万元。此事在阜阳闹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然而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移交给检察机关后再无下文。

  王国华称:虽然他给蔡红出具了借条,但是借条下面的收据没有内容,蔡红也没有提供出向我王国华、刘艳云的银行转账流水,说明我们双方没有实际借贷业务发生。本案系“套路贷”的原因有:

  1、蔡红和薛飞根本没有出借能力,本案也没有借贷事实。

  蔡红是阜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退休职工,只有退休金,薛飞现在在阜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工作,每月工资也很少。从两个人的收入来看,其两人根本没有出借530万巨款的能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时发现下列情形,应当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一)出借人明显不具备出借能力;(二)出借人起诉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明显不符合常理;...........”,该笔借款就是两人利用别的银行转账虚构的。借贷。

  2、蔡红、薛飞举证的银行转账与该笔借款毫无关系,其两人生拉硬拽与本案扯上关系,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明显不符合常理。

  蔡红、薛飞与我、刘艳云之间没有账目往来,王连芳之前与蔡红、薛飞有账目往来,蔡红就是利用以前的银行转账记录主张该笔借贷关系成立。但是,她们之间的转账账目几乎是一样的,王连芳转给蔡红的数额是1044余万元,蔡红转给王连芳的数额是1190万元,双方账目基本持平,中间不存在530万余的差额。

  3、蔡红、薛飞对该笔530万元的借款本金、利息如何结算等关键问题都不能自圆其说。蔡红在开庭时说,到2015年7月6日王连芳还欠其530万元,该说法应该有依据,但是蔡红连本金多少,利息几何,什么时间开始计算利息,结算到什么时间为止本金利息一共多少等关键问题都含糊不清,对于该笔借款的来龙去脉蔡红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4、薛飞利用“套路贷”在法院多次提起诉讼。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薛飞的案件,可以检索到多起其提起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例,可以说其利用虚假的转账记录、虚构债务等手段事实“套路贷”是惯用伎俩。

  王国华的案件几经审理,现在他已经申诉并被受理。王国华一直困惑一个问题,他一直搞实体经济,不但没有挣到钱,反而赔光了家产,深陷民间借贷纠纷之中,而薛飞家族却坐拥豪车宝马奔驰等六辆车,12套房产,他的钱是怎么来的?

点击排行

图文

最新资讯